在中部住了好幾年,難得回到北部探訪老朋友們,
首先第一站,先到一個異性好友家作客。

這天是冷颼颼的下雨天,我有點狼狽地走進他的家,
這是一間布置得很舒適的小屋,木質的裝潢,讓整個房子增添了點休閒的慵懶氣息。
經過客廳、餐廳,我來到木質搭建的小陽台
陽台上放了許多包包,看來我那群朋友們已經先來造訪過了。

「ㄟ!下雨耶~大家的包包放在這裡不會濕掉嗎?」關上門外的冷空氣,我搓著手回房問他。

「應該不會,我有把它們放進來一點。」他穿著白襯衫,手上拿著車鑰匙,微笑著回答我。

我知道他要出門參加一場聚會,但這場聚會的來賓似乎沒有我,
所以我在家裡微笑著送他出門,輕聲叮嚀,彷彿是個溫柔的妻子。
在送他出門後,我悠閒地參觀每個房間,也無聊地打開電視、玩著電腦
突然間,我發現一個消息:他,已婚。

這個消息讓我有點錯亂,他已婚?那我呢?我的身份是?
我只是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或許在多年前,我們是曖昧對象,但是僅止於曖昧。
而現在,物換星移,我們的身份只是「好朋友」
在認清楚這件事情後,我並沒有太大的困擾,唯一讓我有點心煩的,是今晚該在哪落腳?

既然是已婚的「好朋友」,自然不能夠打擾人家太久,不能讓別人誤會,否則害了別人就不好了。
但是,我似乎沒有太多地方可以去,
最後只好抱著平常的態度:船到橋頭自然直。
打算走一步算一步,第一步就是等他回來。

只是這個樂天的想法沒能持續多久,
下一秒,沒什麼大新聞可以挖的新聞台,居然開始報導我介入他的婚姻!

這不是我的本意,必須要阻止這個錯誤!
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他聚會的地方,
但已經來不及,噬血的記者們,包圍了整個會場,場外一片混亂,但是一個無助的角色,吸引我的目光。
是他的孩子!
一個年紀很小的孩子,徬徨無助地坐在大廳沙發上
看著裡面的鬧劇,不知道自己未來要何去何從。
我走到他身邊,輕輕地安慰他。
「你累了嗎?」我問。
孩子睜大著眼看著我,良久才吐出一句:「你跟爸爸...?」
「我跟爸爸只是好朋友,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跟孩子解釋這些,但我想他急需一個答案。
「那爸爸媽媽會離婚嗎?」
「不會的,阿姨和你爸爸只是好朋友,他們解釋清楚就沒事了。」接著我把孩子抱到懷裡,哄著他睡覺。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照顧一個陌生的孩子,也許只是希望他可以安心,不要介入大人醜陋的紛爭。
只是我的保證還持續不到五分鐘,就看到電視轉播裡的他,對記者承認這段婚外情,並且要和元配離婚。

錯愕、驚恐、懷疑、害怕自己失信於人種種情緒一湧而上,
我擔憂的看著懷裡的孩子,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有人明明什麼都沒做,就被扣上一個小三的帽子嗎?
亞當和夏娃偷吃禁果,至少他們還嚐到禁果的滋味,
我連美麗的影子都沒看到,就要承受醜陋的罵名?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

事情在我還無力阻止的時候,我就突然成為了小三
也默默地隨著我的「姘夫」進到了學校
我才知道他是學校的教務長,而我則是靠關係進來的代課老師

這天,學校裡每個人都顯得浮躁不安,彷彿有見大事要發生。
我和另一名同事四處去探險,想找出讓大家驚慌的原因
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頂樓。

「太好了,有人上來幫忙了!」兩名資深教師關上通往頂樓陽台的門,滿心歡喜的看著我們!
「呃...請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問。
「你們不知道怎麼了?」女老師有點錯愕「那你們上來幹嘛?」
在我們解釋一番後,兩人對看了一眼,交換了訊息。
男老師嘆了口氣對我們說:「至少你們還願意上來看發生什麼事,其他人都躲得遠遠的。」

原來這間學校是一所世界聞名的魔法學校,常常有世界各國的交換學生來交流
前幾個月,有從泰國來的交換學生,但是他們似乎不滿我們的魔法比他們厲害
所以對我們下了戰書,今天就是決戰的日子。

「好啦,既然你們來了,這裡就交給你們囉!」兩位老師說完故事就拍拍我們的肩膀,彷彿放下了一件大事,就這樣ㄙㄨㄢ了。
就在我們還沒回過神,他們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現在該怎麼辦?」我們對看了一眼,同樣的訊息,在我們眼中傳遞。
這時碰的一聲,藍色大門被撞了開來
一個穿著白襯衫藍裙子的長髮女孩衝了進來,對我波了一杯咖啡色的水

他就是我們的泰國敵人!

但是看到他一眼,有些回憶瞬間湧了上來....

幾個月前,他們一行人來到台灣當交換學生
不知道什麼原因,我認識他們,還跟這個女生成為好朋友
我們相約一起去吃飯,他還在餐廳拿出他們的魔法課本
教我幾句咒語,說這是在格鬥的時候用到的咒語,會致人於死不能隨便亂用
但是卻也是防身的好東西,叫我要背起來
對我來說,「不能亂用」=「不能用」=「不用背」
所以我也沒有特別去記它
結果今天,書到用時方恨少
昨日的朋友,變成今日的敵人
他用的招式,也是當初他叫你要記得的招式
這種感覺很不好,但我憑著幾分交情,開始和他攀關係
另一方面,我開了分身,去找他求救
我想,在這學校裡,教務長有一定的權力,
敵人入侵這件事一定得通知他,況且他是我唯一熟識的人。
可惜的是,他不在教務處
教師們早就分成好幾組去巡邏應戰
雖然盡力維護學生安全,但是沒有一個人有餘力來幫助靠關係進來的我
更何況,還背負著小三的罵名。

還好泰國女孩他雖然是對方的頂尖殺手之一,但也不是出於自願想來個大屠殺
潑到我身上的藥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是什麼,但至少他沒有發作
隨著進來的,是一個高瘦的男生
這個男生我也認識,我們都喜歡樂團
也和他一起玩樂過,而且他對我和身旁的同事還有一些好感
於是我們商量,先暫時休戰,先禮後兵。
他們捨棄偷襲的方式,而願意載我們到正式比賽的場地,來一場君子之爭。

我們坐著泰國男生開的車,來到市場的一角
一路上我們聊了些以前的回憶
他總是用含情脈脈地眼神看著我(們?)
但我其實真的不懂為什麼要打仗
默默地下了車,燒燙的地板提醒了我,我現在是沒有穿鞋子的
算起來,我不是自願跟他們到會場
嚴格來說,是被綁架
身為老師,雖然只是代課老師,我還是技不如人
還好之前跟他們有點交情,否則可能直接死在天台上
但是接下來的命運,可想而知,完全超脫我掌控
因為在這個技巧決定一切的世界裡,我是個loser
最慘的是,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去弭平戰爭
只會套交情,得到的只有緩刑
無法完全解決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dyfang 的頭像
cindyfang

思緒小空間

cindyf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